革庭法律网

    高利转贷罪的模糊性 高利转贷下的

    来源:http://www.gt0577.cn 发布时间:2020-02-13 点击数: 119

      徐德利律师债务律师,现执业于市中盾律师事务所,严格遵守律师职业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当事人的利益。name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为法制建设尽了绵薄之力;在办案中不畏、、,受到当事人和的高度认可和评价。

      在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能否充分发展,增强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能否适应市场的需要,及时迅速的革新设备,提高生产效率,更新产品,而能做到这些,资金是根本,是保障。

      这一方面因为银行往往只同意提供贷款给那些规模大、效益好的大型企业,中小企业想发展、革新,资金成为桎梏;另一方面在于企业借贷能使双方都得利,尤其借款方可以得到高额利息。

      现法第175条了高利转贷罪,即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

      根据相关司释,个人的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是在五万元以上,单位的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是在十万元以上;

      1、某市一大企业,因需欲从购买一套设备,便向银行申请购买设备贷款。在购买前的调查中,该企业发现这条设备生产线在是已经淘汰的设备。此时,银行的贷款已经批下,与此同时,该企业得知另一单位急需资金,因此其高利转贷。

      有学者认为,这种行为仍是套取,因为申请后贷款并未按照申请用途使用,该企业还是高利转贷,后续行为符合刑法高利转贷罪的。

      2、某福利工厂根据当地有关,可以从银行贷得低息乃至无息款项,因此,该福利工厂就利用这一便利,多次贷款后再以银行一般利息转贷他人,从中获取差价,由于次数较多,至案发时所得数额逾十万元。

      所谓;高利;是指高于中国银行的贷款利率的上限,在中国银行的贷款利率波动范围内都不属于高利。民间高利放贷是指超过同期银行存款利息4倍,刑法中的高利可以此为标准毕竟银行贷款与民间贷款的性质有所区别,对金融秩序的危害大小也不同,民间借贷不涉及信贷资金使用权的。

      3、某企业尚有自有资金数十万元,在知悉他家企业急需时将自有资金借贷给该企业,自己则向银行申请贷款用于经营。

      在司法实践中,因为主观故意难以证明其有转贷牟利的目的,往往采取的是以结果推罪,即如果行为人转贷获利达到有关司释的追诉标准,就以高利转贷罪论。

      2005年1月8日,正在服刑的高利转贷;高手;——原贺州市盛乾商业集团有限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毅近百万元成立,一审被判处13年2年,并处财产20万元;同案犯——副总经理陈运新一审被判处6年,并处财产4万元。为将;刘毅帮;高利转贷的彻底,特编发此稿,以警。

      贺州市盛乾商业集团有限前称梧州地区盛乾商业集团有限,由梧州地区盛乾商业发展有限、梧州地区糖业烟酒、梧州地区食品、梧州地区商业运输改制组建而成。从盛乾成立到高利转贷案案发,刘毅一直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陈运新任副总经理。

      时间回溯到1997年1月30日,已经坐稳盛乾第一把交椅的刘毅想出一个大胆的高利转贷;妙招;——以盛乾名义先从银行低息借款,然后高息转借给他人,从中获取利息差价。当刘毅将″妙招″向陈运新和盘抛出时,两人的想法竟不谋而合。经刘毅和陈运新多方张罗,截止1997年9月9日,盛乾以白糖销售货款回笼及自筹款借款为由,先后从中国交通银行梧州分行贷得相关款项1300万元。信贷资金到手后,就将这笔资金转贷借给武宣县糖厂。转贷和拆借巨额款项期间,盛乾与武宣县糖厂签订了12份,利用所谓的;;协议作,双方就盛乾投放在武宣县糖厂的银行信贷资金及自有资金进行约定,盛乾向武宣县糖厂给付购买白糖定金,武宣县糖厂则按实际占用定金的、定金总额,每季度月末10日前,以月息13‰~22‰的利率向盛乾计付利息,供货价以市场价为基准,每4%~4.5%;作为回报,武宣县糖厂要给盛乾一定数量的一级白糖作为补偿。后来的结算数字显示,自1997年3月至2001年3月期间,盛乾从武宣县糖厂获取定金利息11666927.14元、白糖差价3307510元、白糖补偿计价1490000元,共计1437.14元。其中,盛乾套取银行信贷1300万元资金后,高利转贷给武宣县糖厂,除应付给银行贷款利息3944978.13元外,盛乾实际获取非法利益8285746.60元。

      2003年4月,刘毅、陈运新因犯高利转贷罪被武宣县分别判处3年和1年6个月。后经二审终结,维持了武宣县的一审判决。

      早在1997年,;刘毅帮;曾因涉嫌职务被梧州地区、税务、检察、纪检等机关分别立案调查。在调查中,刘毅以洪水冲毁账本等理由拒不配合调查,在强大的阻力面前,;刘毅帮;涉嫌职务的调查工作不得不被暂时搁置下来。当地干部群众对;刘毅帮;的表现无不。;刘毅帮;被绳之以法,为当地干部群众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就在武宣县检察院审查刘毅、陈运新涉嫌高利转贷犯罪期间,办案又敏锐地发现,盛乾与武宣县糖厂双方往来账目数据不相符,已经涉嫌职务犯为,而且数额不小。经请示,广西壮族自治区检察院指定来宾市检察院管辖,由武宣县检察院负责承办对该案的侦查工作。

      据查明,盛乾与武宣县糖厂所进行的高利转贷交易,是由盛乾业务李洛加负责。经李洛加先期打点,1998年4月15日,刘毅、陈运新、李洛加3人在与武宣县糖厂签订履行白糖购销协议中,除约定从武宣县糖厂高利转贷利息和白糖差价外,还约定每个榨季由武宣县糖厂无偿供给100白糖作为占用资金补偿。次日,刘毅等3人从武宣县糖厂提取了100白糖出厂价34.50万元转卖给一王姓女老板。得款后,刘毅等3人对本隐瞒了此项收入,所得款由李洛加携带保管。后经刘毅决定,将部分所得款用于开支,然后将余款分掉,其中刘毅分得7万元,陈运新分得4万元。1998年底,盛乾实行机构,年近半百的李洛加,他携带部分赃款离开了。刘毅、陈运新则继续在武宣县糖厂实施他们的犯罪计划。

      1998年12月30日,轻车熟的刘毅、陈运新与武宣县糖厂签订履行白糖购销协议,其方式和过程与第一次如出一辙。因白糖走俏,直到1999年5月,刘毅等2人才得从武宣县糖厂办理提取了100白糖出厂价24万元,将白糖转卖他人得款25万元。按刘毅吩咐,陈运新先将25万元非法收入存入自己的储蓄卡,两天后,陈运新将其中20万元非法收入转存到刘毅的储蓄卡上,自己则留下5万元。

      据查,从1998年至2001年间,刘毅、陈运新以盛乾与武宣县糖厂签订订购白糖为,套取银行信贷资金转贷给武宣县糖厂,在实施高利转贷违法经营活动中,刘毅、陈运新对其隐瞒了武宣县糖厂每年度榨季无偿补偿100白糖收入的事实,而自己却以承包为名,将本属于所得的400白糖款侵吞为己有,刘毅从中侵吞79.50万元,陈运新侵吞9万元。

      刘毅、陈运新实施的高利转贷及罪,因管辖等问题的争议,调查取证工作已然十分,从立案侦查、到终审判决,历时近4年的时间,期间多次出现反复。在这一看似复杂、重大的案中案里,一个简单的犯罪现象再次警示,违法经营所带来的深刻教训为何屡屡发生

      在刘毅导演实施的所谓;个人承包;等非法行为折射出盛乾管理上的极度混乱。1998年11月至2001年3月,刘毅在未经上级主管部门的同意和审批的情况下,即以盛乾总经理个人的名义承包了该与武宣县糖厂发生的一切业务经济往来,但其却是始终仍以盛乾的名义进行的。在刘毅上演;自己与自己承包;这出非法大戏过程中,盛乾为此多背负了800多万元的沉重债务。高利转贷在给武宣县糖厂暂解这一燃眉之急的同时,也给武宣县糖厂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该厂至今还不明不白地为盛乾的高利转贷行为负连带责任。

      联想到刘毅先前的种种表现,其巨额行为的发生并非偶然。早在1997年3月12日,刘毅、陈运新、李洛加3人就已经从武宣县糖厂提取到100无偿补偿的白糖进行转卖,得款后,刘毅采取账外列支的形式用部分款额为购买了一辆丰田佳美小轿车,但刘毅等人并未向职工说明购车的资金来源,对这种购车不花钱的好事,盛乾职工也没有表示任何怀疑,这更催发了刘毅等人的贪欲。如果要追究;刘毅帮;何以能如此放肆地高利转贷的责任,除了刘毅本身狂傲自大、目中无人、,在其心里已失去了约束外,上级主管部门的失察、企业内部缺乏应有的监督、以及金融部门的不按章操作等,都是诱发;刘毅帮;私吞的动因。倘若司法机关和行政执法机关能够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敢于顶住和排除各种干扰与阻力,及时查办此案,也许将会更早;刘毅帮;的犯罪,将其对的危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原文标题:高利转贷罪的模糊性 高利转贷下的 网址:http://www.gt0577.cn/gongsi/2020/0213/141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