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庭法律网

    书业观察 “辛迪加”:法国书店协会和亚马逊调休是什么意思的较

    来源:http://www.gt0577.cn 发布时间:2020-11-16 点击数: 89

      书业观察 秋天的奇迹:韩国读书电视节目异军突起

      2019年11月20日,法国书店协会(Syndicat de la Librairie Française,简称SLF)官网刊登文章,了流行于全球范围内的“黑色星期五(2019年为11月29日礼拜五)”促销活动,矛头直指电商亚马逊,并刊登了一份,其完整版是由美国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ILSR)的Olivia LaVecchia以及Stacy Mitchell所撰写的报告(由法国书店工会所翻译的法语版请参见:)。该报告早在2018年,便被法国书店协会翻译成法语并在法国进行推广。此次,趁着2019年“黑色星期五”,工会再次推广该报告的精简版,并附上了2019年11月15日法国著名《世界报》的报道:“在‘黑色星期五’到来之际,法国书店协会与一百一十家协会、非组织以及知识一起,其中包括Ken Loach, Christophe Alévêque、Dominique Méda、Alain Dasio与Jaues Testart,调休是什么意思了网络电商这一形式,以及其经济模式、及税务行为。”而被法国书店协会翻译成法语并进行推广的那份报道的题目便是:《亚马逊,这个毫不留情的战争机器正在竞争,让工作失去,并着我们的市中心》。可以说,在法国书店协会眼中,法国的书店与图书行业正面临着,正在被“”。

      

      1857年,革新了书店行业的位于巴黎意大利道15的新书店(La Librairie nouvelle)开始发行《画刊世界》()。当年最后,即12月26日,刊登了该书店一景。巴尔扎克、龚古尔兄弟以及福楼拜等知名法国文豪都与该书店关系密切。参见:Le Monde illustré, n° 37, 26 décembre 1857, p. 13.

      “法国书店协会”中的“协会”一词,即法语中的“syndicat”,也可以翻译成“辛迪加”,即耳熟能详的四大“垄断资本主义形式”之一。但该法语词也可以翻译为“工会”。英语中的“syndicate”一词便源于法语“syndicat”。其实,该词派生自法语“syndic”,调休是什么意思即“人”或“城市代表”,它直接来自于拉丁语“syndicus”。而这一次的根源则是来自于古希腊语“σύνδικος”,分别由表示“联合”含义的“syn”以及表示“规则”、“法律”等含义的“diké”(来自于印欧语词根“deik”,有“表明”、“显示”等含义)组成。1477年,该词(当时的写法为“sindicat”)出现在一本词典中,表示 “syndic”的功能,即“人或城市代表的职能”。终于,在1514年,一本词典将该词定义为“一个捍卫集体利益的团体”(具体请参见:A.-H. Hetzel, « Quand les dictionnaires parlent du syndicat », dans Mots. Les langages du politique. Un demi-siècle de vocabulaire syndical, 36 [seembre 1993], p. 102-116;同时可参见在线版《法语宝库》[Trésor de la Langue Française infortisé, TLFi]以及国立文本与词汇资源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ressources textuelles et lexicales]网站所给出的解释),由此赋予了它现代含义。而新的发现,便慢慢地将这一用词引入以及英语世界。

      

      法国最老的书店:1708年开业于王家(Palais-Royal)的Delain书店 。1906年由王家搬至法兰西喜剧院(Comé française)对面,直至今日;1986年被伽利玛出版社收购。© 周之桓

      在中文语境中,被用来指代四大垄断组织之一的“辛迪加”一词其实便是法语单词“syndicat”的音译。就像中文中会把古希腊语单词“λόγος(los)”翻译为“逻格斯”,“syndicat”一词便也可以翻译为“辛迪加”。本文并不讨论作为垄断形式的“辛迪加”及其所属话语体系。如果单从翻译的角度出发,“辛迪加”这一法语单词,正如上文所言,指的就是“捍卫共同利益的团体”。而法语中,“syndicat”一词也会被翻译为“工会”。具体而言,中文中“工会”一词对应的是法语中的“syndicat professionnel”,即“职业的辛迪加”,或者说“职业会”。中文的“工会”让人联想到“工人”。而实际上,在“职业的辛迪加”中,又分很多种类,有两种是相互关联的,即“雇主辛迪加”或“雇主组织”(syndicats patronaux或organisations patronales)与“雇员辛迪加”(Syndicat de salariés)。也就是说,在“工会”中,既有雇主所属的辛迪加,又有雇员所属的辛迪加,即雇主“工会”与雇员“工会”。为符合中文习惯,加上“辛迪加”一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我们便翻译为雇主“协会”与雇员“工会”。因此本文开头所提到的组织,翻译成“法国书店协会”或“法国书店联合会”更为妥当。

      

      著名的美文出版社(Les Belles Lettres)旗下的布袋书店(Librairie Guillaume Budé):全欧洲唯一一家以整理出版古代、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原文典籍的书店,同时其书籍也涵盖其它各个历史时段。2019年也是美文出版社成立100周年。© 周之桓

      图书行业指的是与书籍销售相关的商业活动。其中消费者与书商是两大主体,而广义上的书商包含了书店与出版社。在法国,书店与出版社分别有各自的协会与行业条例,它们在商业活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法国图书行业的一大特色便是知名出版社都有自家的实体书店。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在法语中,“libraire”一词表示“书商”,而“librairie”一词表示“书店”,但也可以表示“书业”、“全体书商”,旧义为“图书馆”,即英语中的“library”。因此“书店协会”或许也可以翻译为“书业/书商协会”。但是在法国,出版行业有自己的“集体协议”(关于该词的释义,详见下文),而且法国有着比较强势的实体书店。综上,翻译为“书店协会”或许更为恰当。

      

      著名的伽利玛书店;该书店于1919年由加斯东·伽利玛创办 © 周之桓

      在六七十年代,当时的协会联盟(FFSL)推动了书商的职业化与规范化,并制定了一系列有关图书价格的准则。七十年代初,法国的零售商Fnac(即国家画框购物联盟 [Fédération nationale dachats des cadres],原名国家购物联盟[Fédération nationale d’achats],它最早的业务是,如今已是法国零售业巨头)向市场引入了图书打折概念。而协会联盟(FFSL)便对具体的图书打折进行了规范。1979年2月23日,法国财政部,取消了“参考价格/价格(prix conseillé)”,一律使用“实际价格(prix net)”。然而很多书商并不支持这一,导致很多书商离开了协会联盟(FFSL),并组建了新的联盟团体:法国书商联合会(Union des libraires de France),后改名为法国书商协会联合会(Union syndicale des libraires de France),简称ULF。这部分书商又加入了午夜出版社(Éditions de Minuit)负责人Jérôme Lindon所创办的图书唯一价格协会(Association pour le prix unique du livre)。1981年颁布了图书“唯一价格”,使国的书商协会更加分崩离析,书店各自组成了协会或联合会。1991年,书商联合会(ULF)中的六家协会合并。1997年,主要由普通综合性书店以及文学类书店所组建的法国国家书商协会(Syndicat National des Libraires de France)成立,以此来对促使协会联盟(FFSL)进行,并希望与书商协会联合会(ULF)合并。于是1999年6月7日,成立了合并后的法国书店协会(SLF),并在2012年与书商协会联合会(ULF)合并,“一统”法国的书商协会。目前,该协会拥有近六百家书店。

      

      雇主辛迪加与雇员辛迪加,即雇主协会与雇员工会,会签订协议,以双方的权益。在法国,在《劳动法》框架下,每个行业都会有各自的规范,中文语境中可以称之为“劳资协议”。但在法语中是一个更为中性的词:“集体协议(convention collective)”。法《法国书店集体协议》(Convention collective nationale de la librairie),又可翻译为《法国书店劳资协议》或《法国书店集体谈判》,即法国劳动部集体协议编IDCC(identifiant de convention collective)3013。最新的《书店集体协议》版本为2019年1月第13版,基于2011年3月24日版本,并由2012年8月13日扩充,当年10月26日修订。其后该协议的许多具体条款,又由书店协会与工会共同商定,签订修改与补充协议,并最终形成了如今的。目前,法国共有500多种集体协定,涉及各行各业,远远超出了所谓的“行”了。

      

      《书店集体协议》中具体了工资、退休、工作时长等等具体细节,都由法国书店协会与各工会签订。比如,最新的《2017年5月10日协定》,每周工作35小时,平均每月151.67小时,工资分为十二个等级,从1485欧至3674欧不等,而且月工资比《2016年2月5日协定》中所的提高了30至50多欧不等。可以说,一切都是决定好的,按照规则来办的。

      

      Dalloz书店2019年年底的圣诞节橱窗 © 周之桓

      有一种说法,英国是英俊之国,是德行之国,美国是美丽之国,而法国是法律之国。1804年颁布的《拿破仑》,又称《法国民》,是当今民法体系(又称法体系)的重要源流。从“集体协议”来看,确实如此。而就图书行业而言,法国也有专门的法律文献出版社Dalloz。该出版社创办于1845年,现有专门的自家书店,就位于索邦附近。而不远处,著名的书城型大型书店Gibert Joseph与Gibert Jeune都有法律书籍。尤其是后者,还有专门一栋专门的法律书店。位于圣米歇尔大道上的这两家著名书店,于8年创办,1929年分家,2017年再次合并,是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巴黎拉丁区的两家重要大型书店。

      

      2019年年初初雪中的Gibert Joseph书店圣米歇尔大道店 © 周之桓

      法国书店协会旗下拥有统计“书店观察站(Observatoire de la librairie)”。2020年伊始,1月3日,便刊登了统计数据(同时附有新闻公报,下文数据皆来自于该公报)。尽管2019年年底法国爆发了以公共交通为首的大规模潮以及退休金风波,但图书行业总体向好:取得了7.1%的增长,其中于收银台以正常售价付款的交易额有3%的增长,而以特定价格购买图书(如图书馆、学校等)的交易额则有23.8%的增长。2017年由于法国推动了图书出版业,2018年相较2017年则只有0.7%的增长,而且2018年年底开始的法国“黄马甲运动”(或译为“黄背心运动”)影响了当年年底的图书销售。2018年不佳的图书业绩,可能也是2019年增长迅猛的原因之一。以下是2019年法国书店十大畅销书:

      

      其中,第一位米歇尔·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曾于2010年获得久负盛名的法国龚古尔文学(Prix Goncourt),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中文,在国内也非常有名。第二位曾于2009年获得龚古尔短篇小说。第三位则是2019年法国龚古尔获得者。第四本作品为法国家喻户晓的漫画,第五本也是漫画。第六位阿梅丽·诺冬(Amélie Nothomb),具有日本与中国背景,是比利时法语知名畅销书作家,其作品已经被引介到中国。第八位曾于2015年获得高中生龚古尔(Prix Goncourt des lycéens)。第九位是法国知名《世界报》旗下月刊《外交世界》(Le Monde diplotique

      

      书店中热销的米歇尔·维勒贝克2015年作品,从封面可知反映了法国当前一些的问题。© 周之桓

      艾瑞双11消费洞察:消费者网购意愿强烈,信任度成消费者关注焦点

      从销量前十可以看出,获得龚古尔文学等重要项的作者很明显拥有更大的读者群,同时,文学类和漫画类占有重要比例。情况也确实如此。按种类来分,总体销量中的前四大种类图书分别为文学类、少儿读物、人文类以及漫画。具体情况请见下表:

      

      可以说文学类书籍一直在法国图书行业占有重要比例。而漫画类则显著增长。法国书店协会预测,2020年将是漫画年。

      当然,前文所提到的总体增长数据包含了初等教育的教科书,如果去除这部分,那书店的总体收益提高了2.3%,其中以正常价格销售的收益增长了2.6%,而特殊价格图书的销售则有0.8%的提高。之所以和总体增长数据有那么大变化,是因为高中教科书更新换代的结果,高中教科书的增长比例高达671.9%。而这一数据同时具有区域性:70%的书店因教科书而获利,同时15%的书店出售了50%的高中教材。

      

      De Boccard出版社旗下书店(图为原来位于公园附近的旧址)。该出版社成立于19世纪60年代,因出版法国五大学术院之一的法兰西铭文与美文学术院出版物而享有盛誉。同时亦出版法国各大重要学术机构出版物,如法国雅典学院、法国罗马学院等法国海外学院,以及法兰西公学院等知名机构。2013年起,作为著名出版社Librairie Droz等其它出版社的代理。 © 周之桓

      既然2019年法国书店行业总体向好,那所谓的“战争机器”亚马逊是不是在“”实体书店呢?法国书店协会又是如何看待这台“战争机器”的呢?

      亚马逊是由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于1995年创办的,最早只是一家网店。法国书店协会所引用并做成的那份美国报告指出:如今,没有实体的网络电商亚马逊的强大与无处不在,很容易让人忽视(参见法国书店协会;以下有关亚马逊的内容皆来自该)。而且亚马逊不仅仅是一家非常具有侵略性(particulièrement agressif)的超级供应商,它的强大算法与云功能还让它触及了每个人:从知Netflix到美国情报局。亚马逊还一些地方建立了实体店,它的Kindle和Echo等产品都卖得很好。它在欧洲、印度和中国发展非常迅速。法国书店协会强调说,该报告指出,亚马逊具有一种“垄断战略(une stratégie de monopole)”。这一似曾相识的称呼让人联想到了作为垄断组织形式的“辛迪加”。曾经垄断行业的“辛迪加”,如今正在另一个新兴的垄断组织,声称后起之秀正在着它。的最后一句直接表达了法国书店协会的:为了让其它经济形式有一丝生机,首先必须要好好了解亚马逊是如何毫不留情地用老虎钳掐住商业活动的,以及因此获得的亚马逊和这种给带来的影响。

      

      文艺游客打卡圣地:位于塞纳河畔巴黎圣母院对岸的莎士比亚与伙伴书店,同时也是巴黎一爿重要的英语书店。© 周之桓

      2019年7月1日,法国部长Franck Riester曾对书店以及出版社的未来发表讲话。他表示支持实体书店与纸质书:“当然,我们能在网上找到我们想找的信息。但只有在书店里,我们能找到我们找不到的东西!调休是什么意思”他还鼓励书店与出版社:“是你们对书籍与文化热情、奉献以及热爱!成为书商,是一种日常的承诺!”这表达了法国对实体书店的大力支持。

      其实针对想要“掐死”“辛迪加”的电商巨头亚马逊,法国书店协会以及法国也不是第一次出手较量了。上文所提到的“唯一价格”,指的是1981年8月10日所颁布的,即以当时的长所雅克·朗(Jack Lang)所命名的“朗”(loi Lang)。它书商对图书的促销或是,在一般情况下,不能超过5%的折扣。十多年后成立的电商亚马逊等网店也必须遵循。而且,2014年法国再次立法,主要针对亚马逊,网店不能再让顾客享有5%的折扣。

      而亚马逊的反击则是通过各种网络购物节。节是美国的一个重要节日。早在上个世纪初,商家便针对节,推动商业活动。关于该节日的日期,历来争论已久,而且美国和两国日期不同。在美国,1941年,小罗斯福总统签订,每年十一月的第四个礼拜四是节。而这一重要节日后的那个礼拜五通常被称为“黑色礼拜五/星期五”。近几年,美国开始流行起了“黑色星期五”购物节,并渐渐流行于主要国家。而亚马逊利用网络,也积极参与该购物节。自2014年起,渐渐有法国商家参与“黑色星期五”活动。如今,在法国,该节日也已是家喻户晓,而且还有该星期五之后那个星期的“赛博星期一(Cyber Monday)”购物活动。因为一切都发生在网络上,甚至还有了“赛博周(Cyber-Week)”的说法。法国人也暂时放弃了法语的“纯正性”,对这些购物节日直接使用英语名称。在这样的氛围下,书店等实体店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判决。

      主打类图书的知名书店Procure内景;2019年正好恰逢成立100周年,又一家百年书店。 © 周之桓

      2015年,时值亚马逊成立20周年,这家电商巨头在七月份推出了“亚马逊Pre Day”。结果是比“黑色星期五”的销量都高。2019年11月29日,《世界报》发文,报道了法国、、尼德兰等地对围绕亚马逊与“黑色星期五”的过度消费行为进行。而在中国,这种购物节也随处可见:双十一、双十二等等。

      2019年年底,正值法国著名科学研究出版社小鹿出版社(Éditions du Cerf)旗下负有盛名的学术丛书《教原始文献集》(Sources chrétiennes)出版第600种校勘本,小鹿出版社决定,从八月底至十一月,该丛书的大部分作品首次以半价出售。其后该活动延长至十二月底。这便正好赶上了“黑色星期五”等购物节。或许,在图书行业,唯一能“抗衡”这些购物节以及亚马逊的,便是小鹿出版社所的那套学术书籍前所未有的活动了。

      

      Procure书店中的《教原始文献集》 © 周之桓

      “黑色星期五”之后的“黑色星期五”与潮中的法国书店

      在“黑色星期五”购物节之前,2019年9月13日,由于法国退休金,在工会的召下,爆发了巴黎大众运输(RATP)大,这是十多年来巴黎公共交通系统所的最大规模。由于是星期五,并正好是与最后的晚餐人数相同的13日,这一天也被戏称为“黑色星期五”。随后,12月5日起,以巴黎大众运输以及法国国营铁(SNCF)工会为首,爆发了。12月6日,星期五,“黑色星期五”之后的“黑色星期五”之后的“黑色星期五”开始了。

      

      在巴黎公共交通浪潮中,地铁会在每天的某些时段间歇性,图为2020年1月11日巴黎市中心圣日耳曼德佩(Saint-Gerin-des-Prés)站,地铁4线当天间歇性时间段最后一班列车上的景象,来自世界各肤色的人们挤在地铁上,完全无法动弹。© 周之桓

      合肥人注意!劳动者严重失职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 用人单位可这样

      潮对书店的销售量也有所冲击,虽然圣诞节前的购物“黄金周”对情况有所改善。但从法国书店协会的报告来看,2019年12月份销量减少1.3%,其中1日至24日减少0.8%,而圣诞节前夕,17日至24日,增长了1.8%,节后则大降,减少4.8%。

      2020年1月8日,法国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冬季打折季。1月9日,新一轮再次启动。1月10日,又一个星期五。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了,在法国书店“辛迪加”“”下的实体书店“王国”,“辛迪加”的命运如何,它最终会被“”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纵观CBA|542万天价罚款引争议,联盟自己都曾带头违约

      入选福布斯精英榜!她是“别人家孩子”,她是中国的谷爱凌

      中国体操队身着防护服回国:为了面子忽视防疫,只会得不偿失

      截至0时30分,天猫双11实时成交额突破3723亿元

      天猫双11订单创建峰值每秒58.3万笔:首届的1457倍

      半月谈:一个贫困户“碰瓷”,耗住几个扶贫干部精力

      美国党得到多数席位:席位减少,逐步缩小

      英媒:拜登或将提名奥巴马担任美国驻英国大使

      荣耀买家基本敲定:渠道商组合深圳星盟接盘,华为高管留守

      巴西新冠疫苗志愿者死因是,多方恢复测试

      生态问题的再思考|为何人类的大脑引导我们摧毁地球?

      特朗普发布推文:什么时候由来宣布下任总统了?

      拜登支持者街头起舞欢庆,CNN评论员泪洒主播台

      辉瑞新冠疫苗有效性超90%:远超预期,明年产能13亿剂

      中青报:防止家长群变味,必须厘清家校职责边界

      辉瑞答澎湃:计划下周向美国FDA提交疫苗紧急使用授权

      一军用直升机遭击落致2死1伤,阿塞拜疆称系误击

      纵观CBA|542万天价罚款引争议,联盟自己都曾带头违约

      美国|拜登哈里斯团队建“过渡网站”,设立四大优先事项

      实时:投票日已过去2天,拜登、特朗普仍在五个州选情胶着

      特写|离开微博的日子,柯洁重回巅峰,有才有德

      生态问题的再思考|为何人类的大脑引导我们摧毁地球?

      特朗普发布推文:什么时候由来宣布下任总统了?

      美国|特朗普拿下得州再得38票,与拜登差距缩至11票

      美国|拜登超越奥巴马,创历届总统候选人得票数之最

      太乌龙!女子杭州花八千多买的红宝石吊坠,价值竟达八万

      美国|继佐治亚州后,州也可能重新计票

      拜登支持者街头起舞欢庆,CNN评论员泪洒主播台

      我们是气象台工程师,2020年汛期会有多厉害,问吧!

      孩子随母姓尴尬了谁?女子争取冠姓权是小题大做吗?

      银称瑞幸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对此你怎么看?

      如何看待非全日制学历现象?学历链真的存在吗?

      我们是气象台工程师,2020年汛期会有多厉害,问吧!

      孩子随母姓尴尬了谁?女子争取冠姓权是小题大做吗?

      银称瑞幸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对此你怎么看?

      如何看待非全日制学历现象?学历链真的存在吗?

      我们是气象台工程师,2020年汛期会有多厉害,问吧!

      孩子随母姓尴尬了谁?女子争取冠姓权是小题大做吗?

      银称瑞幸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对此你怎么看?

      如何看待非全日制学历现象?学历链真的存在吗?

    原文标题:书业观察 “辛迪加”:法国书店协会和亚马逊调休是什么意思的较 网址:http://www.gt0577.cn/jiaotong/2020/1116/189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