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庭法律网

    全球最贵的虾作品被卖到9315亿当年却被人看不起

    来源:http://www.gt0577.cn 发布时间:2019-08-07 点击数: 197

      在北京某次拍卖会上,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以4.5亿元起拍,最终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以9.315亿元成交。

      中国艺术市场的拍卖最高单价最终进入了1亿美金俱乐部 !今年拍场上多次拍卖创纪录,也意味着沉积了五六年之久的艺术圈终于迎来了一些暖意。

      自古文人以梅兰菊竹视为人格高洁之象征。而齐白石却偏偏爱画大白菜。这农家产物,在古代是无法上画面的。

      57岁,他开始进行北漂生涯之后,对于田园生活更是思念,白菜是他思乡之物,自语“菜根香处最相思”。

      他对生活、事物勤于观察与思考,对所画之物了如指掌。不管画瓜果蔬菜、花鸟虫鱼、绿水青山、还是人物,都能以简简单单几笔,抓住神态、特点,使其活灵活现。

      为了让虾在纸面上的表现更加具有生命力,他将虾从最初10只对角减到8只,再减到6只,最后保留了5只对角,这一演变过程观察是从62岁到78岁。

      另外,为了让虾有着游在水中的感觉,在虾的头部画了浓重的一笔,虾立马像在水中嬉戏样呈半透明质感。

      实际上,这虾在自然界并不存在,是他将躯体透明的白虾和长臂青虾的特点结合起来,创造了似而非似的“白石虾”。而这“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是齐白石一生的艺术理念。

      直到七十岁后,才画出壳的质感。即用“竖三块”画壳,其笔墨有力,墨色变化丰富,黑白灰过渡明显,层次分明,质感强烈。

      他吃蟹,都不忘感悟蟹腿的形体特征:“蟹腿扁而鼓,有棱有角,并非常人所想的滚圆,我辈画蟹,当留意。”

      他用那么多年研究画虾画蟹,到古稀之年仍在进步,说明想成为大师,长寿也是一个很好的助益,不然就会像葛饰北斋那样感叹:“如果上天再给多我五年,我会成为真正的画家。”——所以艺术家们要注意养生啦。

      齐白石出身低微,他的画曾被讥为“匠画”,北京主流的艺术圈长期看不起他。他以画作为工具回击:“人骂我,我亦骂人”,一老者冷眼侧目,唯以右手伸出,两指直点所骂之人。

      1922年,有个汉奸求画,齐白石画了一个涂着白鼻子,头戴乌纱帽的不倒翁,还题诗为:“乌纱白帽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

      但真的官袍黑的很少,紫、红、绛、绿诸色皆有,正是讽刺这些汉奸贪赃枉法,趋炎附势,作威作福,祸国害民,黑心黑肺,令人切齿痛恨。

      为了揭穿日本侵略者“中日亲善”的欺骗宣传,齐白石画了一幅画。画中一个老翁用力向葫芦里观看,上题“里边是什么”五个字,意味着落难的中国人民,要努力看穿日本帝国主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日本侵略者不了解其中的奥妙,大量印刷,散发全国各地,成为齐白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者最成功的一张宣传品。

      齐白石的孙子回忆,日本人几次向齐白石求画都被拒绝后,不断加压,最后无奈之下提笔在画纸上画下四只螃蟹,然后落款“看你横行到几时”的字样,然后扬长而去,让日本人大为愤怒。

      可他是个奇人,雕花木匠出生,没有上过学,也没有受过正规的美术教育,在祖父教的三百字后全是通过自学培养自己的绘画能力和文学修养,

      齐白石喜欢艺术,在木匠家里发现了芥子园画谱之后,抓住一切机会勤学苦练,一路拜师学艺,获得过不少贵人的指点与帮助。

      他27岁时开始从师胡沁园学画,之后没一天不画画。30岁正式做画匠,32岁才开始初学篆刻,40岁才开始出远门走出家乡,57岁开始北漂,60岁才开始成名,一生活了95岁。

      他一生,一心都在钻研如何提高画技,每天不落创作。当然,他做木匠时锻炼的身体底子,也提醒我们应该锻炼身体,让我们能足够长寿去成就心中所想之事!

      据记载,他一生创作只间断过三次:第1次是他63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七天七夜昏迷不醒; 第2次是他64岁那年母亲辞世,由于过分悲恸,几天不能画画;第3次是他95岁时因生病而辍笔。这三次加起来也仅仅为一个月。

      陈师曾(1876-1923),是国学大师陈寅恪的哥哥,自身国学功底也深厚,在日本接受博物学等现代学科的熏陶,并师从吴昌硕等大家,使得他的画秉承清末金石写意之风,又颇具现代文人的趣味,在北京颇有影响力。

      1917年,陈师曾在琉璃厂南纸店意外瞧见了齐白石的刻印,便特意找到他的住处,与其探讨艺术,两人相见十分投缘,遂成为挚友。

      当时的齐白石为了躲避乡下匪乱,53岁的他,从湖南湘潭来到北京,居住在法源寺并挂单琉璃厂南纸店,以卖画刻印为生。

      那时尽管齐白石艺术功力深厚,作品题材丰富,但保守的的北京画坛并没有正眼看过齐白石,说他工笔太匠气,大写意太粗野,篆刻太犷悍,简单说就是一乡巴佬。

      在此环境下,他的心情低到极点。画店收他的作品,价格低廉,还要卖了才能给钱。即使这样,也无人问津,有时只能靠摆地摊出售自己的作品,日子过得十分窘迫。

      陈师曾劝齐白石开始自创风格,进行衰年变法。从1920-1929年,听从陈的建议,把自己关了10年,自个突破与探索新画风,放弃八大山人一派的冷逸画风,转学扬州八隆、吴昌硕一派.

      1923年,自创红花墨叶派:保留以墨为主的中国画特色,并以此树立形象的骨干,而对花朵、果实、鸟虫往往施以明亮的饱和的色彩,将文人的写意花鸟画和民间泥玩具的彩绘构成了一个艺术风格。

      1922年,陈师曾带齐白石的作品到日本参加中日绘画联合展览会,使得齐白石名声大噪,随之在国内也产生强烈反响,从而齐白石开始红遍日本,也在国内开始出名。

      可惜陈师曾于1923年便英年早逝,两人为友仅7年,齐白石称两人关系“君无我不进,我无君则退”。

      可喜的是,在 “十载关门”的最后一年----1929年,齐白石又被到北京不久的徐悲鸿慧眼识珠,将他介绍给全国。此时的齐白石已66岁。

      在徐悲鸿看来,齐白石绝对是大师级的画家。徐悲鸿不惧反对派,大声疾呼:齐白石“妙造自然”;齐白石的画“致广大,尽精微”……。

      徐悲鸿在不仅在展览会上贴条预定齐白石的画以提升其地位,而且为齐白石编画集,亲自写序,送到上海出版。

      他还请齐白石到北京艺术学院做教授,并亲自驾马车接齐白石到校上课。徐悲鸿对学生说:“齐白石可以和历史上任何丹青妙手媲美,他不仅可以做你们的老师,也可以做我的老师。”齐白石曾在给徐悲鸿的信里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君也!”

      齐白石的成名,缘于他深厚的传统文人画功底和脱俗的逸格高致。但如果没有陈师曾的大力推举及劝其衰年变法乃至策划宣传,没有徐悲鸿的慧眼识珠,齐白石是难以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民间画家一举成为画坛巨擘。

      画技上的成熟,贵人的相扶,再搭上齐白石爱憎分明、不畏强权,不被金钱左右的性格,使得他能够专注于艺术上的创作不被外界影响,如此性格更使得他为后世津津乐道。

      他的画的美,是人类的美,超越了文人,而直指很多普通人生活的有血有肉。我突然想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很多也是这样的。